何厚铧

那天是公关部例会的最后一次,我一个人跑上去C7,哭,这是那天夕阳她本来的样子。

现在的世道是:你没回微信就是消失了。

伤横累累的我又回来了。